激战冰趟子

2018-10-30 14:45:00 来源: 作者:马彦超

在二十世纪三十年代的东北抗日战场上,英勇无畏的抗联战士与凶恶残暴的日本侵略者展开了十四年的浴血奋战。他们以简陋的武器与敌人进行了殊死的搏斗,取得了一次又一次的胜利战果。东北抗联第三军于1936年在军长赵尚志率领下与数十倍于己的日伪军在通北冰趟子展开的激战就是抗联战争史上较为著名的一次以少胜多的典型战例。

为了巩固和加强殖民统治,扑灭抗日烈火,1936年,日本关东军司令部经过长期准备,周密计划,制订了“满洲国治安肃正计划”,提出了“治标”、“治本”等反动策略,所谓“治本”就是归屯并户,建立更多的集团部落,“治标”就是对抗日部队进行疯狂的军事“讨伐”,妄图在三年内,达到“彻底肃清在满共产党”及其领导的抗日部队的目的。在关东军司令部统一指挥下,敌人每年除在春季展开区域性的“讨伐”外,在秋冬时节都要对抗日部队进行大规模的、疯狂的“讨伐”。这时,活动在松花江下游地区的抗联第三军在军长赵尚志的率领下,越战越勇,抗日根据地也不断扩大,引起敌人极大的恐慌。日伪统治者称之为“北部国防上的心腹之患”。为此,日伪当局根据“三年治安肃正计划”,于1936年10月开始了以汤原、宾县、木兰、通河和依兰五县为中心的“大讨伐”。为了加强对松花江两岸抗日游击区的“讨伐”,日伪指定日本关东军第九师团长为这一地区防卫司令官,调遣大批兵力,妄图歼灭抗日部队。在这种形势下,为了冲破敌人秋冬季“大讨伐”,在中共北满临时省委领导下,根据“珠汤联席会议”确定的“向新区开展,向日满统治环节薄弱的隙缝中突击”的策略,第三军主力部队向铁力、海伦进行西征。

转移途中,西征部队行军非常困难。敌人在沿山各处设置重兵阻击我军。队伍一路行进在雪原里,经常露宿于冰天雪地之中。粮食断绝就宰食战马充饥,马肉食尽就吃马皮,尽管这样,部队还经常挨饿。但是,西征部队的全体指战员依然以坚强的意志,高度的革命乐观主义精神,高唱战歌,克服重重困难,奋勇前进。1937年3月初,赵尚志率领三百余人转移到通北东部的山里。这时虽春节已过,但此地依然是千里冰封,万里雪飘。日伪当局派出大量兵力对赵尚志所率部队连续不断地进行追击、堵截,妄图把第三军主力消灭在这里。为了摆脱不断被敌人围追的被动局面,鼓舞战士,赵尚志决定设伏予敌以痛击。

当部队来到一个山道狭窄,两侧山坡布满茂密树丛的地方时,赵尚志决定在此利用地势伏击敌人。为了迷惑敌人,他命令部队沿山路再继续向前行进二三里,然后分左右两路上山,沿山脊再往回折返。到达伏击地点后,指战员们先把马匹牵到山后隐藏起来。大约过了两个小时,一个营的伪军顺着山路,沿着我军在雪地上留下的足迹追寻而来,这时,赵尚志命令机枪手张祥不要开枪,“等伪军过去,日军上来再打”。果然,伪军过后不久,400多装备精良的日军,排成四列纵队,无所顾忌地气势汹汹而来。看到耀武扬威的鬼子,战士们恨不得马上冲下山去与敌厮杀一场。他们屏住呼吸,随时等待着射击的命令。当敌人全部进入包围圈后,赵尚志用小木棍一捅机枪手,机枪手马上扣动扳机。瞬间,愤怒的子弹咆哮着射向鬼子。这突如其来的袭击打得日军措手不及,队形顿时大乱。敌人死的死,伤的伤,没有被击中的,要么仓促抵抗,要么夺路奔命。前面的伪军听到枪声后,也吓得落荒而逃。两个小时后,战斗胜利结束。日军一大尉军官当场被击毙,死伤30余人。这次战斗后,赵尚志判断敌人不会甘心失败,一定会再次调兵向我围攻。他告诉战士们,要寻找有力地点迎击敌人。

部队离开山道,沿一条小河谷向山坡前进时发现,前面岗地上有4座原木垒起的木营。在木营附近有一眼常年不冻的山泉。冬季,泉水从山上流下,结成一片很宽的冰坡,当地群众称之为“冰趟子”。冰坡上还有积雪,因此更加光滑,人畜踏在上面无不摔跤滑倒。冰坡的北面是一道小河沟,河沟的北面树木丛生。赵尚志仔细观察了冰趟子周围的地形,决定在这里打一场阻击战,消灭跟踪追来的敌人。这时,伐木工人们已经回家过年,木营里只有几个人留守看房子。每座木营可以容纳两三百人,里面有用煤油桶做成的火炉,正好便于部队宿营。而木营的外面还有矮矮的院墙,可以用来做防御的工事。赵尚志安排部队在木营住下后,召开了班以上干部会议,他说:“这四幢大木营很坚固,可以固守;沟的两侧是山林,可以打敌人的增援。我们能固守阵地,让日本鬼子就像秃子头上的虱子无处藏身。”,“要是真能来他两三千鬼子,那咱们就不愁没有棉衣过冬啦!”,这一番话,说得大家喜笑颜开,各个摩拳擦掌,准备大干一场。随后,部队按照军长赵尚志的命令,在有利地形上,两天之内筑好阵地,他们还在阵地前浇上水,这样,水结冰后,就可以防止敌人的行进。此外他们还在各个阵地之间以及阵地和木营之间用雪垒砌上交通壕,在木营的墙上也挖了一排的枪眼。

第三天,日军大尉守田带领日伪军800余名向冰趟子方向开来。伪军首先进入我军的伏击圈,枪声一响,伪军立即连滚带爬地往回跑。接着,约200名日军在机枪和炮火的掩护下,在沟口排好阵形,向我军阵地扑来。但由于敌人是踩在冰面上行走不稳,当他们东倒西歪地进入我军埋伏圈后,队形马上大乱。这时,我军6挺机枪同时开火,子弹、手榴弹骤雨般冲向敌群,敌人被打得趴在冰面无法移动。一些试图还击的日军因所处的地势较低,所以只好退出战场。

敌人的第一次进攻遭到了失败,但后援部队乘爬犁又至。稍加整顿后,又连续组织了第二次和第三次进攻。敌人依仗人多势众,猛烈向我军阵地冲击,我军依托木营和院墙顽强阻击。日军指挥官挥舞着战刀命令冲锋,日本鬼子倒下一排,另有一排冲了上来。受伤的鬼子也趴在冰面上继续射击,然而有的鬼子即使冲到阵地前,也无法爬上我军浇水结冰的阵地。战斗愈演愈烈,我军另有小股部队被派到河沟北侧密林中拦腰袭击敌人,以缓解我军正面的压力,因河沟上有冰甸子,鬼子不敢贸然进攻。这时,鬼子由于接连不断地遭遇进攻失利,开始调整进攻的方向,他们采取集中火力的办法正面进攻木营。在敌人的猛烈攻击下,我军左侧的一座木营被二十几个鬼子占领。在此危急时刻,赵尚志命令少年连趁敌人立足未稳之机坚决夺回木营。少年连接到命令后,迅速迂回到木营,他们首先占领了木营的大门,接着向木营内部扫射,日军也不甘示弱,连续向我军猛烈还击。双方僵持不下。过了几分钟,这时只见几个战士向里面奋力投掷了几颗手榴弹。霎时,木营内的火炉被炸翻,营内的草也被点着,浓烟呛得鬼子嗷嗷直叫,仓惶跑出来的立即被抗联战士打死或者打伤。这样,少年连英勇地夺回了木营。

夜幕降临,枪声依旧密集,战斗仍在继续。黑夜中,枪膛喷出无数条火舌。天越来越黑,温度骤降,枪被冻得打不响了,战士们的手指也冻得僵直,无法扣动扳机,但是战士们并没有被眼前的困难所吓倒,大家沿着雪垒砌的交通壕轮流到木营烤枪、取暖。丝毫没影响战斗的士气,而是越战越勇。而穿着棉衣的鬼子则被冻得无力还击。枪声慢慢变得越来越稀。这时,赵尚志估计鬼子要趁天黑突围,于是调遣兵力加强了沟口的力量。果然不出所料,试图逃跑的日军又被出其不意地大量杀伤。无计可施的鬼子只好趴在冰雪上,等待援军的到来。鉴此,军长赵尚志果断地决定:撤出战场,不再和鬼子纠缠。于是在小股部队的掩护下,主力部队安全撤离阵地。天亮时分,部队安全撤到山上。战士们向山下放眼望去,到处都是日本鬼子的尸体。

这次战斗,共毙伤日伪军300余人,其中被击毙者200越人,打伤、冻伤100多人。被击毙者有日军守田大尉、准尉津田庆一、曹长天野松治、伍长三井勇三等7名军官。这一仗使敌人遭受了重大损失,后来当地群众反映,我军撤退后,敌人用汽车拉死尸,还在战斗地点竖起了一块写有日军战死者姓名的“木碑”。我军缴获1挺九二式机枪、大批武器弹药以及敌人运送给养的马爬犁和大量米肉、服装、军毯等物资。战斗中我军牺牲7人。

虽然这次战斗敌我力量相差较为悬殊,在装备上是敌优我劣,在兵力上是敌众我寡,但我军充分利用有利地形,采取巧妙地伏击战术,以较小的代价换取重大胜利的一次著名战例。它沉重地打击了日本侵略者妄图一举消灭抗联部队的嚣张气焰,提升抗联部队的战斗士气,同时也鼓舞了抗日军民战胜日本侵略者的勇气和信心。

(本文作者:中共黑龙江省委史志研究室)

【1】
黑龙江党史网版权所有 • 中共黑龙江省委史志研究室 黑ICP备14007414号  技术支持:亿林股份- 创e谷